<tbody id="squqs"><nav id="squqs"></nav></tbody>
<bdo id="squqs"><center id="squqs"></center></bdo>
  • <xmp id="squqs"><table id="squqs"></table>
  • <table id="squqs"></table>
    <table id="squqs"><noscript id="squqs"></noscript></table>
    設為首頁 | |
    長安網群: 合肥 淮北 亳州 宿州 蚌埠 阜陽 淮南 滁州 六安 馬鞍山 蕪湖 宣城 銅陵 池州 安慶 黃山 廣德 宿松
     
    安徽長安網首頁>> 政法文化>>  
    政法文化
    一塊口香糖
    稿件來源:安徽長安網 發布時間:2019-07-15 21:08:15

    我和果兒在蜿蜒的山路上駕車巡邏。窗外,山青水綠,樹木蔥郁。綠油油的茶樹,嫩芽初吐,生機勃勃。茶農們在自家茶園里一邊快樂地哼唱著山歌,一邊手腳麻利地采摘著茶葉。車在向前駛,人在畫中游,我倆的心情都十分愉悅。

    “好一幅美麗的山村春茶圖呀?!惫麅河芍缘胤Q贊道。

    “是呀,是呀?!?/p>

    話未說完,我的手機不合時宜地響了起來:天門村鮑某田家中發生盜竊案,一萬余元茶葉款被盜,請速趕赴現場。

    “是?!?/p>

    我立即吩咐果兒調轉車頭,向案發現場急駛而去。

    皖南山區盛產茶葉,黃山毛峰、太平猴魁、祁門紅茶皆產于此。憑借這山清水秀茶香得天獨厚資源,勤勞的茶農們生活普遍比較富裕。這也成了許多竊賊們垂涎三尺的目標。每年茶季,許多做著“淘金夢”的竊賊們如候鳥般紛紛潛入茶鄉作奸犯科,“白日闖”等侵財性案件頻頻高發,警察與竊賊們的較量彼伏此起。這不,所長安排我這個副所長帶著民警果兒每天上路面巡邏,盤查可疑車輛和人員,爭取抓個現行。

    天門村位于大山深處,是一個典型的山區小村落,距離縣城約四十公里,全村共有二十余戶人家,一百多口人,地理位置相當偏僻。

    我和果兒趕到現場時,鮑某田正焦急地等在門前。村長鮑某強站在他的旁邊安慰著他。見我們到來,鮑某強連忙上前打招呼:“警官們辛苦了,我聽說鮑小田家被偷了,就趕了過來。我是村長,也是鄉綜治助理員,村里發生這種事,我怎能不管不問……”我客氣地和鮑某強寒暄幾句,又向鮑某田簡要了解一下事情經過,便安排果兒開始勘查現場。鮑某強也忙前忙后,十分熱情。

    鮑某田家位于村口的小山旁,典型的徽派建筑,白墻黛瓦馬頭墻。單門獨院,打掃得十分干凈利落。案件中心現場位于鮑某田夫婦的臥室,茶葉款放在鞋架上的一雙黑色高腰棉鞋內。鮑某田夫婦早晨八點外出采茶,下午三點回家后發現門鎖被撬,辛辛苦苦積攢下來的一萬余元茶葉款全部被盜。

    果兒仔仔細細地勘查完現場,沒有發現一點有價值的指紋和鞋印。她無奈地沖我搖了搖頭。我走進現場仔細查看。這時鞋架邊的水泥地面上的一塊異物吸引住我的目光。

    “這是什么東西?”我一邊問果兒,一邊蹲下來用刀片輕輕將它揭起,湊近勘查燈前認真察看起來。

    “好像是口香糖吧?”果兒回答道,

    這確實是一塊咀嚼過的口香糖殘渣。上面清晰地印有一小塊鞋底痕印,極像是旅游鞋之類的鞋子所留??谙闾抢锩嬲尺B著瀝青石子。

    “這個東西可能有戲!”我揚了揚手的口香糖,興奮地對果兒說,“不就是一小塊口香糖嗎?能有什么戲?”果兒不屑地撇了撇嘴。我沒有和果兒爭辯,安排她對受害人鮑某田做筆錄,自己則到村民中走訪去了。

    走訪回來后,我將鮑某強請進了審訊室。

    對于我的這個做法,果兒感到十分意外,把頭搖得像撲郎鼓似的。她扯著我的衣袖,把我拉到一邊,小聲對我說:“不會搞錯吧?鮑某強可是村長和鄉綜治助理員,平時開展綜治宣傳、調解糾紛等工作時,積極主動,十分負責,在群眾中的口碑很好。他怎么會是作案人?”

    我說:“萬事皆有可能,等一會兒,就會水落石出的?!闭f完,我扭身走進審訊室。

    審訊進行得十分順利。剛開始還情緒激動、百般狡辯的鮑某強,在一番強大的攻勢下,難圓其說,幾個回合,就神情沮喪地敗下陣來。這位一直忙前忙后協助我們破案的“熱心人”被剝掉偽裝,如實供認了自2004年以來先后6次進行盜竊的犯罪事實。

    走出審訊室,我輕松地對果兒說:“給鮑某強辦刑拘手續吧?!?/p>

    事后,果兒纏著我告訴她破案的秘訣。我說:“秘訣就是那塊口香糖?!?/p>

    “口香糖?”果兒詫異地反問我。

    “對就是口香糖?!?我慢條斯理地喝了一口茶,故意賣了一個關子。

    “你快說,你快說嘛!”

    性情急躁的果兒一邊催促我,一邊伸手佯裝要捶打我。我笑著躲了躲了身子。對她說:“鮑某田家里又沒有孩童,只有夫婦兩人,而且夫婦倆人都沒有嚼口香糖的習慣。他們早晨外出采茶后屋門緊鎖,下午才回來。所以,口香糖肯定是竊賊所留。據村口茶園里采茶的村民反映,案發當天,并沒有發現陌生人進出。這一點也得到其他村民的證實。由此看來,可以大膽地排除外來人員流竄作案的可能,肯定系‘內鬼’所為?!?/p>

    “我也猜想是內鬼作的案,可是村里也有孩童,他們也有可能嚼口香糖呀?未成年人作案也有可能,為什么就認定是鮑某強呢?”

    “茶季期間,茶農上山采茶基本上都是穿解放鞋和布鞋??谙闾巧狭糁氖锹糜涡惖男?,這很反常。說明這個人今天沒有干農活,或者平時不從事農活。另外,口香糖中裹著瀝青石子,說明這塊口香糖是被竊賊從街道上無意中踩了,帶入現場的。而最近的瀝青路是集鎮的街道,山村道路沒有這種東西。這樣一來,今天進出村子到集鎮上去的人成了重點?!?/p>

    “嗯,有點道理?!惫麅狐c了點頭,

    “另外,我在走訪中得知,今天共有七個人去了集鎮,而鮑某強是其中之一。當然,這時我還不能認定鮑某強就是作案人。因為這七個去集鎮的人都可疑。當我走訪到另外一個信息時,我對鮑某強產生了懷疑。原來,近幾年來,天門村已發生了好幾起類似的盜竊案件。由于山高路遠,失主嫌麻煩,均未報案。最讓人感到不可思議,一個叫方某花的村民藏在臥室木地板下面的五千元錢居然也被人偷了,這就讓人感覺有些蹊蹺。你想,錢藏在那么隱蔽的地方,有誰能想到去偷呢?”

    “不是方某花和其家人,就是和方某花家關系密切,對她家情況十分熟悉的人偷的?!惫麅翰辶艘痪?,

    “是的。你說的沒錯。事實證明,失竊當天,方某花和家人一直在一起采茶,她們根本沒有作案時間?!?/p>

    “不用說,那肯定是第二種類型的人偷的?!?/p>

    “是的,誰是第二種類型的人呢?”我點著一支煙,狠狠地吸了一口,接著說,

    “走訪中,我還得知一件事,方某花的丈夫在一次放牛時被耕牛傷了‘命根子’,無法過正常的夫妻生活。方某花耐不住寂寞,和村民組長鮑某強勾搭在一起。時間一長,成了村子里一個公開的秘密。方某花的丈夫盡管很生氣,但是,考慮到自己身體的有缺陷以及家庭的完整。也只好啞巴吃黃連——有苦說不出。睜一只眼閉一只眼,忍氣吞聲算了。如此一來,鮑某強和方某花經常茍且在一起,對方某花家的情況也是一清二楚。由此看來,你認為方某花家被盜案,鮑某強能脫掉干系嗎?聯想到鮑某田家被盜后,鮑某強總是圍著我倆忙前忙后,表現得過分熱情,讓人生疑。于是,我不得不對鮑某強認真審視起來。我一邊在村中正常走訪摸排,一邊暗中對鮑某強展開調查。隨著調查的深入,鮑某強的疑點也越來越大?!?/p>

    “什么疑點?”果兒又問,

    “鮑某強一直單身,頭腦比較靈活。他平時喜歡賭博,很少從事農活。但他出手大方,抽煙喝酒都比較上檔次。經濟來源不太正常。另外,天門村這幾年來發生的盜竊案,鮑某強都在現場附近出現過。你認為這僅僅是巧合嗎?鑒于以上種種疑點,我決定正面接觸鮑某強,果然不出所料,他正是作案人?!?/p>

    “現在你到鮑某強家去搜查一下,肯定能搜到一雙旅游鞋?!?/p>

    一個小時后,果兒興奮地提著一雙旅游鞋回來。經鑒定,鞋印與口香糖上的印痕完全相符。果兒高興地沖我豎了豎大拇指。

    我開心地笑了。(作者:祁門縣歷口派出所 高龍玉)

    (責任編輯:孫天藝)
    极品馒头小雪10p,欧美一级在线HD视频,日韩一级毛一欧美一级同性
    <tbody id="squqs"><nav id="squqs"></nav></tbody>
    <bdo id="squqs"><center id="squqs"></center></bdo>
  • <xmp id="squqs"><table id="squqs"></table>
  • <table id="squqs"></table>
    <table id="squqs"><noscript id="squqs"></noscript></tab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