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ody id="squqs"><nav id="squqs"></nav></tbody>
<bdo id="squqs"><center id="squqs"></center></bdo>
  • <xmp id="squqs"><table id="squqs"></table>
  • <table id="squqs"></table>
    <table id="squqs"><noscript id="squqs"></noscript></table>
    設為首頁 | |
    長安網群: 合肥 淮北 亳州 宿州 蚌埠 阜陽 淮南 滁州 六安 馬鞍山 蕪湖 宣城 銅陵 池州 安慶 黃山 廣德 宿松
     
    安徽長安網首頁>> 政法文化>>  
    政法文化
    一張請假條
    稿件來源:安徽長安網 發布時間:2019-08-05 19:19:15

    老李的請假條已經在口袋里包出漿來了,可是他實在不知道該怎么拿出手。

    老李其實不算老,今年剛滿45歲。但是因為經常熬夜辦案、處警,精神長期處于緊張狀態的原因,頭發已經花白了,看上去不像45歲,倒像是54歲。老李從警25年了,根據規定,可享受年休假15天。老李從來沒有休過假,今年,他想休一下。

    老李的母親兩年前去世了,為了方便照顧父親,老李把老爺子從鄉下接過來一起住。但是老李每天上班早出晚歸還要值班,陪伴老人的時間屈指可數,愛人劉倩是名醫生,也是忙起來就顧不上回家,一個星期全家能在一起吃一頓飯都難。老爺子在這也沒熟人,每天的娛樂活動就是看電視,整個人變得越發沉默。有一天劉倩回家早,發現電視沒有信號,父親還在那看了一個多小時,才覺著父親精神狀態不對。

    劉倩孝順,跟老李商量:請個公休,帶老爺子旅旅游。老李也覺得不錯,就跟父親說了這事,父親一開始搖頭:“不去,你們都太忙了,還浪費錢?!毕肫鹨郧案赣H曾提起要帶著母親去他當年當兵的地方看一看,就說:“爸,您不是一直想去沈陽嗎?我們一起去您當年‘戰斗’過的地方轉一圈,說不定還能碰上老戰友呢?!?/p>

    這一說,老爺子心動了。

    老爺子心動了,老李就準備行動。

    到政治處的FTP里打印出一張民警年休假表,填好之后,老李發愁了:這請假條,遞不出去。所里本來警力就不足,前些日子小王心臟不好住進醫院還沒回來,這幾天老胡母親病重請假,全所把所長教導員都算上,也只4人參與值班,這個時候再去請假,實在張不開嘴,于是這請假條一放就是倆禮拜。

    當劉倩又問起公休的事,看著父親期待的眼神,老李終于鼓足了勇氣,決定到辦公室找所長簽字。

    剛敲開門,還沒來得及說話,所長就從椅子上彈起來了:“走走走,出警!剛接到報警電話,一個老人死在家中了!”

    老李和所長前腳剛到,刑警隊后腳也跟著來了,法醫鑒定,老人死亡時間至少在3天以上,因家中東西擺放整齊,尸體躺在床上,無任何打斗痕跡,初步排除案件。獨居老人,86歲,床頭還有治療心血管疾病的藥,想想也知道是怎么死亡的。老李看過現場,有點心酸,他拿了只煙,深吸了一口,所長拍拍他的肩膀,老李說:“我想喝酒了?!边@是老李的習慣,每次出現場看到尸體,總想喝點酒壓壓驚。

    “行,明晚不值班,陪你搞兩杯?!?/p>

    “算了,好不容易不值班,早點回家陪陪老爺子?!?/p>

    所長又拍了拍老李的肩膀,沒說話。

    第二天中午,接到一個老人跳樓的警,老李和所長的午飯剛端起來,立刻放下,出警去。一個70多歲的老人把自己鎖在5樓陽臺,作勢要跳樓。老李和所長迅速來到五樓老人的家中,老人子女都在,一個中年人隔著陽臺的門大喊:“爸,你這是干啥呀!趕緊回屋來!”

    老李問:“你是他兒子嗎?”那人點點頭。

    “那你有這陽臺鑰匙嗎?”那人搖搖頭。

    這是一棟5層樓房,5樓上還有一個低矮的躍層閣樓,老李對所長使了個眼色,所長就明白了,做了一個“小心”的口型后開始對著老人喊話,吸引他注意力。

    老李爬到閣樓上,趁著老人不注意,從閣樓陽臺一躍而下,把老人一把抱住。所長看老李成功了,就在屋里踹門,試圖將陽臺門打開。

    老人看見一幫人在拼命的踹門,心疼了:“別踹了,我有鑰匙!”

    又轉頭對死死抱住他的老李說:“小伙子,你別抱我那么緊,我不跳了,鑰匙在我腰上別著呢,我來把門打開,別讓他們把我的門踹壞了?!?/p>

    老李聽這話,松了口氣,連一扇門都心疼,這老頭壓根不是真的想跳樓。

    門打開后,大家立刻圍上來,老李問:“老爺子干嘛想不開?”

    “我活著沒意思?!崩先藬[擺手表示不愿意說這個話題。

    “怎么就沒意思了?”老人兒子們急了,“我們每月定期給你生活費,你大老遠的把我們幾個喊回來,是想跳樓給我們看的嗎?”

    老人不說話,坐在沙發上望著陽臺發愣。對這種情況老李實在是太有經驗了,他把老人和兒子們隔開,開始慢條斯理地開導老人。

    回所的路上,所長夸獎老李身手還像當年那樣矯健。

    年輕的輔警小趙卻忍不住吐槽那跳樓的老人:“這不就是一活生生的‘蘇大強’嗎?”

    “別瞎說!”老李敲了下小趙,“老年人就是老小孩,子女對父母關愛太少了,老人家自然要‘博眼球’‘求關注’,記住,他們要的是陪伴,而不是生活費?!毙≮w吐了吐舌頭:“知道啦?!?/p>

    下午所長把老李叫到辦公室:“你找我有事吧?”

    老李:“???沒有啊?!?/p>

    “那,這個是什么?”所長把磨得有點起毛的請假條掏出來。請假條是老李抱著跳樓老人時不小心掉下來的,所長撿到了。

    老李有點不好意思,撓了撓所剩不多的頭發:“所長,我知道我不該在這個時候請假,所里太缺人了……”

    所長打斷他:“哪兒來那么多廢話,打開看看?!?/p>

    審批一欄里赫然寫著“同意”兩個大字。

    “所長……我這一走,所里就剩3個人了,怎么值班呀?”

    “你看你這心操的,所里還有我呢,去吧,別讓老人家等太久。再說了你只請了一個禮拜的假,我能頂得住?!?/p>

    老李心里熱熱的:“所長,等我回來我也幫你頂一個禮拜,你也該休息休息,陪陪家人了?!?/p>

    所長笑道:“就等你這句話呢?!?/p>

    兩人忍不住都樂了。(作者:淮南市八公山公安分局 王偉偉)

    (責任編輯:孫天藝)
    极品馒头小雪10p,欧美一级在线HD视频,日韩一级毛一欧美一级同性
    <tbody id="squqs"><nav id="squqs"></nav></tbody>
    <bdo id="squqs"><center id="squqs"></center></bdo>
  • <xmp id="squqs"><table id="squqs"></table>
  • <table id="squqs"></table>
    <table id="squqs"><noscript id="squqs"></noscript></tab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