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ck id="r1tr1"><ruby id="r1tr1"><ol id="r1tr1"></ol></ruby></track>

<address id="r1tr1"></address>
<pre id="r1tr1"><ruby id="r1tr1"></ruby></pre>
<ruby id="r1tr1"></ruby>
<pre id="r1tr1"><b id="r1tr1"></b></pre>
<track id="r1tr1"><strike id="r1tr1"><ol id="r1tr1"></ol></strike></track>

<track id="r1tr1"></track>

                設為首頁 | |
                長安網群: 合肥 淮北 亳州 宿州 蚌埠 阜陽 淮南 滁州 六安 馬鞍山 蕪湖 宣城 銅陵 池州 安慶 黃山 廣德 宿松
                 
                安徽長安網首頁>> 政法文化>>  
                政法文化
                2022清明祭英烈——曹偉同學,我們永遠記得你
                稿件來源:安徽長安網 發布時間:2022-04-08 16:47:39

                2005年8月初,高考結束的我接到通知,到省警校參加體能測試。在跑完一千米后,因體力不支,我一屁股坐在了草坪上。這時,迎面向我走來了一位與我年紀相仿的男孩,他告訴我,劇烈運動后不能久坐,要起來走一走,就這樣,我倆相互攙扶,繞著操場走了一整圈,聽出他說話的口音,我問他來自哪里?他告訴我,他跟我來自同一個地方,是妥妥的老鄉。

                錄取后,我倆被分到了偵查一區隊。因為是老鄉,寢室又是門對門,所以我倆的關系一直很不錯。上課、吃飯、體能拉練,我倆幾乎形影不離。他為人老實忠厚,不抽煙、不喝酒、不打牌,除了看書,沒什么愛好。見他天天往圖書館跑,我還問他在忙些什么,他告訴我,他想利用三年的課余時間,考個自學本科,他怕現在不努力,等到上了班,就再也靜不下心來。那時,我們剛經歷過嚴酷的高考,都憧憬著美好的大學生活,很少有人會對自己的未來有明確的規劃。受他影響,我也稀里糊涂的跟在他身后報了自考,并在三年后,順利拿到了公安管理本科學位。

                時間就像泡沫,轉瞬即逝,2008年9月,我倆順利畢業,回到原籍參加工作。我和他,被分到了不同城區的刑警中隊。記得上班前,我們在一起聚餐時,他曾說過,“以后不管多忙,咱們同學幾個,最少要保證一年聚一次?!笨勺詮哪谴我院?,我們再也沒有聚齊過,就連他葬禮的那一天,還有幾個同學在外地出差抓捕。

                因為都是刑偵口的,工作難免有交集,他所在的中隊我去過很多次。他這個人算不上邋遢,可每次看到他滿桌的卷宗,還有桌角摞起老高的桶面,我都不禁蹙眉,我還勸他,少吃泡面,這玩意兒吃多了對胃不好,他卻笑笑回我,有的吃就不錯了,哪那么多講究。

                2018年,為期三年的“掃黑除惡”專項斗爭拉開序幕。我和他均被抽調其中。那段時間,公開的舉報電話,貼滿了大街小巷,反映上來的“線索”和問題,我們要在規定的期限內逐一核實。加班幾乎成了常態,那段日子,一周不搞幾天通宵,都感覺自己跟沒干事兒一樣。他時常抱怨,我不想再吃方便面了,放屁都是一股子作料味兒?! ?/p>

                2019年4月的一天早上,我接到另一個警校兄弟的電話,說他走了。我當時還納悶兒,我說走了?去哪了?出差去了?

                兄弟說,他勞累過度,腦干出血,早上五點人沒的。聽到這個消息,我一下愣住了,我反復問,你沒搞錯吧?咱倆昨天早上還通過電話。

                兄弟說,現在講這個沒意義,跟單位請個假吧,我們送他最后一程?!?/p>

                我在恍惚中來到他家,樓下廣場已搭起了靈堂,那張穿著警服的黑白照片擺在中間,他不喜歡拍照,那張警服照還是我們上班后辦警官證時拍的。

                看到那張照片,我的眼淚唰的一下掉了出來,我那時才知道,原來悲傷到極致,是哭不出聲的?!?/p>

                他走的時候只有33歲,丟下了父母、妻子還有一個不到5歲的孩子。

                后來,他被評為公安部二級英雄模范,按照我們這邊兒的規矩,他的警號不再往下分配,只要他家娃兒以后愿意當警察,警號就掛在娃身上。  

                周年祭時,我問嫂子,以后怎么辦? 

                她說,走一步算一步。

                我問,娃知道爸爸沒了嗎?

                她說,我騙娃,他爸爸去了很遠的地方執行任務,要很久才會回來。

                我說,娃終究會長大,能騙多久?

                她說,能騙多久是多久?!?/p>

                我問,以后讓娃當警察嗎?

                她說,只要他愿意,一定讓他當。

                我問,為什么?

                她說,總要讓娃知道真相……知道他爸是個英雄。

                繁忙的工作,能沖淡一切,可每當深夜,我坐在臺燈下時,又總能想起他,因為關系比較鐵,我的事兒他幾乎全知道。他知道我業余時間寫小說,他曾跟我抱怨,你都寫這么多本小說了,哪天也給我安排個角色。我笑著反駁,你那五大三粗的樣兒,適合演個“巨人觀”。他似乎不甘心,又說,我這長相不求當主角兒,你給我安排個配角也行啊,我給主角打打雜,問個話什么的,假如哪天拍電視劇了,我也能露個臉不是……我已記不清這場對話是以什么方式結的尾,不過,大概率是我的一句敷衍。

                2019年末,醞釀多年的新書開始更新,坐在臺燈下,我在主角一欄打下了兩個字“展風”,這是曹偉用了十多年的網名。之所以不用他的大名,是因為不想再次勾起他家人痛苦的回憶,小說是虛構的文學,用虛擬“網名”或許會更加貼切。

                書上說,人這輩子有三次死亡。

                第一次,是心跳停止的那一刻,這是生物學角度上的死亡。

                第二次,是舉行葬禮的那一刻,這是一個人社會身份的死亡。

                第三次,是世界上最后一個人記得你的人離世,這一刻將是真正的死亡,從那天起,不會有人知道,你曾來過這個世界……

                我的想法很簡單,若干年后,我們終究會跟這個世界說再見,可人走了,寫下的文字卻不會,無論何時,哪怕還有一個人能看到這本書,那么,他在這個世界就不算真正的死亡。(作者:淮南市公安局田家庵分局 梁淼淼)

                (責任編輯:孫天藝)
                极品馒头小雪10p,欧美一级在线HD视频,日韩一级毛一欧美一级同性

                <track id="r1tr1"><ruby id="r1tr1"><ol id="r1tr1"></ol></ruby></track>

                <address id="r1tr1"></address>
                <pre id="r1tr1"><ruby id="r1tr1"></ruby></pre>
                <ruby id="r1tr1"></ruby>
                <pre id="r1tr1"><b id="r1tr1"></b></pre>
                <track id="r1tr1"><strike id="r1tr1"><ol id="r1tr1"></ol></strike></track>

                <track id="r1tr1"></tr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