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ck id="r1tr1"><ruby id="r1tr1"><ol id="r1tr1"></ol></ruby></track>

<address id="r1tr1"></address>
<pre id="r1tr1"><ruby id="r1tr1"></ruby></pre>
<ruby id="r1tr1"></ruby>
<pre id="r1tr1"><b id="r1tr1"></b></pre>
<track id="r1tr1"><strike id="r1tr1"><ol id="r1tr1"></ol></strike></track>

<track id="r1tr1"></track>

                設為首頁 | |
                長安網群: 合肥 淮北 亳州 宿州 蚌埠 阜陽 淮南 滁州 六安 馬鞍山 蕪湖 宣城 銅陵 池州 安慶 黃山 廣德 宿松
                 
                安徽長安網首頁>> 政法文化>>  
                政法文化
                戰疫面孔
                稿件來源:安徽長安網 發布時間:2022-04-13 17:27:51

                引子:3月下旬,淮南市發現新冠疫情確診病例,隨后疫情快速蔓延。危急時刻,八公山區公安機關全力以赴、勇毅前行,在責任與愛的接力傳遞下,切實守護起人民群眾的生命健康。 

                戰疫面孔之一:朱彬 陣痛

                山王派出所民警朱彬的名字里帶了一個“彬”字,相應的,他說話辦事也是文質彬彬,即便在面對急難險重的警情時也不會亂了方寸??蓮娜孪卵_始,朱彬便一直生活在陣痛當中,每天都需要自我情緒管理,原因有三。

                首先是新冠疫情正面來襲,全市進入戰時狀態。朱彬所在的轄區毗鄰封控區,外防輸入的壓力非常大。因此,所里分成兩班,不僅要日以繼夜地把守在淮鳳路等主要卡點上,還得夜以繼日對那些農村地區的小路開展巡邏,防止封控區的人員流入。因此,別說生活沒了規律,就連睡眠也是一種奢侈。

                其次是朱彬的牙齦上長了顆智齒,原本打算到醫院拔了。但疫情開始后,口腔科停診,朱彬便不得不與牙痛作斗爭。牙痛和疫情一樣神出鬼沒,有時相安無事,有時突然狠狠挑撥一下神經,痛得人六神無主。轄區落實出行管控措施后,少數居民對政策理解不到位,與管控人員發生糾紛。朱彬便不得不咬緊腮幫,耐心做調解工作。好不容易說通了、教育了,大伙兒的氣也都順了,朱彬才得空吞一粒甲硝唑,苦笑著和同事打趣:這顆智齒可比人要不講理多了。

                最后,朱彬已經三七二一天沒有回到合肥的家中。第一周他留在所里辦案,忙得回不去;第二周安徽其他地市有偶發病例,朱彬只想等緩和再說;第三周,新冠疫情正面沖擊淮南,朱彬便忘我地投入到了抗疫斗爭中??蛇@樣卻辛苦了合肥家中的母親、媳婦和兩歲半兒子。夜深人靜,牙痛和思鄉之痛一同襲來,折磨得朱彬輾轉反側。他便會在警車、在執勤點、在所里的備勤室里仰望夜空,慢慢平復這種陣痛。

                是啊,月有陰晴圓缺,人有悲歡離合。同樣歷經陣痛的,不只是朱彬和他的派出所戰友們,也有政府人員、醫務人員、社區干部以及三百多萬淮南百姓,所有人一邊咬緊牙關,一邊孜孜奮斗,只等抗疫勝利那一天的到來!

                戰疫面孔之二:吳佳琪 分別是為了更好的團圓

                吳佳琪的婚禮安排在六月中旬,這也就意味著,婚前的各種準備工作也進入了攻堅期:新家的軟裝還沒進場、婚慶的方案還沒敲定、親友的喜帖還沒發出……一切幸福的紛繁,在疫情面前,突然被摁下了暫停鍵。

                疫情開始后,八公山公安分局迅速擔負起疫情流調工作,組建了由刑警大隊、經偵大隊等偵查實戰部門為主體的流調工作組。由于精通數據梳理、做事也細致,吳佳琪與周德民被任命為流調工作組內勤。

                內勤是流調工作的大腦。一方面接收協查函后,經過初步核查派送給流調員開展具體工作;另一方面匯總各項流調結果,報送疫情防控指揮部采取后續隔離轉運措施。此外,流調內勤還要著眼于全區防疫工作大局,提出意見和建議,協助疫情防控指揮部做出下一步決策。

                和辦理刑事案件一樣,吳佳琪和周德民迅速進入工作狀態,對于病毒傳播路徑的溯源,也像是一場對于犯罪分子的追蹤,只求能在處置中能夠再快一秒,再準一分。不覺間,夜幕降臨,流調大廳燈火通明,為核查數據的日結日清做最后沖刺;又在不覺間,朝陽初升,忙了一夜的吳佳琪和戰友們接收了新一批的協查函,投入到了新一天的戰斗中。

                只有在吃飯這樣的工作間隙,吳佳琪會才想起:在醫院工作的未婚妻也同樣戰斗在抗疫一線。他點開未婚妻的朋友圈,為她每一條動態點贊,并在心中默默期許,這短暫的分別,是為了早日戰勝疫情,實現更好的團圓。

                戰疫面孔之三:孫紫悅 小管家

                孫紫悅是八公山派出所的95后,也是唯一一名女警。平日里,她是派出所的開心果,是老警們關心呵護的小姑娘。

                疫情開始后,所里男同志們都上了抗疫一線:隔離轉運、流調溯源、核酸檢測點安保,還有日常的接處警工作。孫紫悅也想到防疫一線工作,卻被所長劉桂斌要求留在所里看“家”。

                孫紫悅說所長是大男子主義,瞧不上女同志。

                劉桂斌正色道:“小孫,你是派出所的管家,承擔著派出所的內部疫情防控,守衛全所民警、輔警的安全健康。但凡有什么疏漏,被病毒鉆了空子,派出所就集體‘陣亡了’?!?/p>

                孫紫悅這才明白自己責任重大。她立即學習內部防控各項要求,制作了相應的日常消殺、人員接待、醫療廢物處置等一套規章和表格。弄不懂的問題,孫紫悅便會打電話咨詢在醫院工作的媽媽。孫媽媽是院感防控方面的專家,遠程指導女兒把派出所內部防控的每一個細節都做到滴水不漏。

                白天,八公山派出所的大院里悄無聲息。同志們都在一線抗疫,只留孫紫悅一個人在所里。平日在家從不做家務的孫紫悅此刻也背起消毒噴桶,將所里內外消殺一遍,邊邊拐拐無一遺漏。臨近中午,她又來到廚房,既向阿姨學習煎煮烹炸,也指導阿姨搭配好葷素。孫紫悅常常打趣男警們“過勞肥”,要多吃蔬菜少燒肉。但疫情開始后,為了增強大家體質,孫紫悅又敦促大家多吃肉,多補充優質的蛋白質。

                終于到了中午,戰友們陸續返回所里準備填飽肚子?!暗鹊?!”孫紫悅又變成了“攔路虎”,非要大家在進所前,把廢棄的醫療防護用品全部脫去,然后從頭到腳消殺一通后才放行。孫紫悅是個急性子,平日說話口無遮掩,誰要是在個人防護上偷懶,就會被她一頓“狠批”。但也正是這種“零容忍”的態度,確保了派出所內部防控的絕對安全。

                由于高強度、長時間奮戰在防疫一線,派出所民警、輔警不僅體力透支,心理也承擔了很大壓力。于是,由孫紫悅在派出所露天大院里舉行“茶話會”,在保持安全距離的前提下,大伙兒有人說笑,有人吐槽,也有人唱歌、拍抖音,不覺間神經也沒那么緊繃了。

                孫紫悅的家在合肥市,此輪疫情反彈后,她已經連續三個多星期沒有回家。此刻更是到了抗疫最“吃緊”的關頭。夜深人靜,在醫院工作的父母也稍稍閑下來,孫紫悅這才會給他們打電話。電話接通的瞬間,孫紫悅才會從所里“小管家”,蛻變回成爸爸媽媽眼中那個越來越獨立、越來越美麗的女兒。

                戰疫面孔之四:許鵬 寒夜盡頭的暖陽

                許鵬是畢家崗派出所的民警。戰疫之初,派出所近半數同志因家住封控區內,無法上崗,許鵬身上的擔子自然數倍于往常,特別是在執行隔離轉運工作時,往往是徹夜的不眠不休。

                4月6日夜,許鵬接到防疫指揮部指令,要求他和所里的輔警王奧運配合衛健委醫護同志立即轉運4名密接人員。由于4人分散在全區不同區域,且位置都很偏遠,別說是衛健委的同志,就連派出所的民警在短時間都很難摸清具體位置。

                指令就是命令!多耽擱一分鐘,就可能增加一分病毒傳播的風險。許鵬一邊與流調組保持聯系,盡可能精確上述人員的住址和聯系電話,一邊在腦海里規劃隔離轉運路線,力求在最短時間完成任務。

                到了凌晨四點,3名密接人員已經陸續被隔離轉運,只剩下孔集村的一位老大娘還待轉運。此時,天降濃霧,路面能見度不足10米,為了行車安全,許鵬讓衛健委的同志將救護車停在村口,自己和輔警王奧運先進入村內,摸清老大娘家所在的位置。

                進村以后,許鵬才發現道路盤根錯節,經常鉆進死胡同。再加上手機信號時斷時續,與老大娘的聯系無法暢通,兩人兜兜轉轉了半小時卻還是一無所獲。夜里的溫度雖低,但隔離服里的許鵬已經沁出一腦門的汗。

                正發愁時,有人突然從后面“喂”了一聲?;仡^細看,原來那位待轉運的老大娘正坐在空地的石磨上,身邊還放著一對拐杖。再細問,老大娘接到隔離轉運電話后,為了家人的安全,便一個人出了屋,在夜里獨自等候了3個多小時。

                許鵬立即抱歉說他們來晚了,讓老大娘在夜里受凍受累。說著還要上前攙扶老大娘。老大娘連忙擺手說不用,接著便拄著雙拐,顫巍巍地站起了身……

                清晨六點半,老大娘被平安送進了隔離點。完成一夜任務的許鵬和王奧運也打著哈欠,開車回畢家崗派出所。二通路上,濃霧漸漸散去,朝陽照在一大片油菜花地上,明艷而熱情。許鵬用余光瞥著這片油菜花地,歷經寒夜的身心也慢慢升起了些許的暖意。(米可)

                (責任編輯:孫天藝)
                极品馒头小雪10p,欧美一级在线HD视频,日韩一级毛一欧美一级同性

                <track id="r1tr1"><ruby id="r1tr1"><ol id="r1tr1"></ol></ruby></track>

                <address id="r1tr1"></address>
                <pre id="r1tr1"><ruby id="r1tr1"></ruby></pre>
                <ruby id="r1tr1"></ruby>
                <pre id="r1tr1"><b id="r1tr1"></b></pre>
                <track id="r1tr1"><strike id="r1tr1"><ol id="r1tr1"></ol></strike></track>

                <track id="r1tr1"></tr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