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ody id="squqs"><nav id="squqs"></nav></tbody>
<bdo id="squqs"><center id="squqs"></center></bdo>
  • <xmp id="squqs"><table id="squqs"></table>
  • <table id="squqs"></table>
    <table id="squqs"><noscript id="squqs"></noscript></table>
    設為首頁 | |
    長安網群: 合肥 淮北 亳州 宿州 蚌埠 阜陽 淮南 滁州 六安 馬鞍山 蕪湖 宣城 銅陵 池州 安慶 黃山 廣德 宿松
     
    安徽長安網首頁>> 案件聚焦>>  
    案件聚焦
    六安法院發布未成年人司法保護典型案例
    稿件來源:安徽長安網 發布時間:2022-06-28 18:07:09

    日前,六安市中院召開未成年人司法保護工作新聞發布會。會上,市中院刑一庭負責人發布了3起近年來全市法院審理的未成年人司法保護典型案例。

    案例一

    張某甲申請撤銷張某丙對張某丁的法定監護權案——未成年人父母不履行監護職責人民法院可以撤銷其監護權

    【基本案情】

    申請人張某甲之子張某乙與被申請人張某丙原系夫妻關系,2009年生育一女,取名張某丁。2013年,張某乙與張某丙因感情不和,經人民法院調解離婚,協議約定婚生女張某丁由張某乙撫養,張某丙一次性支付撫養費、治療費合計80000元。協議簽訂后,張某丙履行了給付義務。離婚后,張某乙外出打工,張某丁由其爺爺張某甲照顧,期間張某丙從未探望過女兒。2019年,張某乙死亡,張某丁一直隨其爺爺張某甲生活,張某丙沒有履行對張某丁的監護責任。2020年,張某甲起訴申請撤銷張某丙對張某丁的監護權,并申請法院指定張某甲作為張某丁的監護人。

    【裁判結果】

    人民法院審理認為,對于監護權糾紛,應從有利于被監護人的身心健康,保障被監護人的合法權益出發,結合爭議雙方的監護能力和監護條件以及與被監護人在生活上的聯系等具體情況妥善解決。本案中張某丙雖與張某乙離婚,但張某丙仍是其未成年子女張某丁的法定監護人。張某乙去世后,張某丙依法應當履行監護職責。但張某丙離婚后便與女兒分開生活,在得知張某乙死亡后,沒履行任何監護職責。張某丁一直由其爺爺張某甲照顧。張某甲與張某丁共同生活十幾年,且張某甲有履行能力,雙方建立了深厚的感情,可以為張某丁提供一個較為適應與信賴的生活環境,從有利于被監護人張某丁的角度出發,人民法院最終判決撤銷張某丙的監護人資格,指定張某甲為張某丁的監護人。

    【典型意義】

    監護權基于親權而產生,擁有的不僅僅是權利,同時也承擔著法定義務。父母是未成年人的法定監護人,本案中,張某丙作為未成年人張某丁的母親,在其父親張某乙去世后,成為唯一法定監護人,應當對張某丁履行法定監護職責。但實際上張某丙再婚后長期在外打工,沒有承擔起對張某丁的監護責任,張某丁由其爺爺張某甲實際照顧、監護。根據未成年人張某丁的實際情況,撤銷張某丙的法定監護人資格,指定張某甲作為張某丁的監護人,符合實際的監護情況,也符合包括被申請人在內的各方利害關系人的意愿,更符合未成年人保護的立法意旨。實踐中,在作為法定監護人的父母不履行或者不能履行監護職責的情況下,賦予祖父母監護人身份,有利于穩定家庭關系及社會秩序,促進未成年人權益保障,使更多的未成年子女獲得更為細致周全的司法關愛,實現未成年人權益最大化,這也是本案的典型意義所在。

    案例二

    李某與馮某離婚糾紛案——離婚訴訟期間搶奪、藏匿未成年子女不能獲得撫養權 

    【基本案情】

    2014年,原告李某(女)與被告馮某(男)結婚,次年,育有一子小乙(化名)。雙方婚后感情一般,常因家庭瑣事發生爭吵。2018年11月至2019年1月期間,馮某先后兩次提起離婚訴訟,此后,雙方一直處于分居狀態,婚生子小乙隨母親李某在六安居住生活,馮某在合肥工作生活。2020年,原告李某以夫妻感情破裂為由起訴離婚,要求婚生子由其撫養,馮某每月支付撫養費。該案件開庭前的一天上午,李某準備送小乙上幼兒園,馮某帶著一名男子強行帶走小乙,此后,盡管李某多次詢問孩子下落,但是馮某均拒絕透露。

    【裁判結果】

    法院經審理認為,婚生子小乙一直隨母親李某生活,被告馮某在離婚訴訟期間,強行將孩子帶走,這種過激行為,不利于孩子的健康成長,同時拒絕告知孩子下落,不讓母親探望,讓孩子脫離原本穩定的生活環境,不利于孩子身心健康。最終,法院判決準許原告與被告離婚,婚生子小乙由母親李某撫養。判決生效后,執行局干警立即動身前往合肥,找到馮某,對其進行勸解、釋法明理,最終馮某主動交代了孩子的下落,小乙重新回到了母親李某身邊。

    【典型意義】

    《中華人民共和國未成年人保護法》第二十四條第一款規定:“未成年人的父母離婚時,應當妥善處理未成年子女的撫養、教育、探望、財產等事宜,聽取有表達意愿能力未成年人的意見。不得以搶奪、藏匿未成年子女等方式爭奪撫養權”。孩子不是任何一方的私有物品,不能因為一己私欲傷害孩子的身心健康。本案中,馮某強行將婚生子從其母親身邊帶走并藏匿起來,拒絕告知孩子下落,不讓其母親李某探望,不僅給孩子幼小的心靈造成傷害,讓未成年人缺失母愛,更在撫養權的歸屬問題上產生對自己不利的法律后果。作為父母,無論處于何種情況下,都應從有利于孩子成長的角度出發,妥善處理各種矛盾糾紛,即使雙方處于離婚狀態,也不能忽視對子女的關愛與呵護,更不能采取極端手段爭搶子女。

    案例三

    被告人李某某夫妻二人尋釁滋事、非法侵入住宅、敲詐勒索案——人民法院建議相關部門妥善處理被告人未成年子女撫養、教育問題

    【基本案情】

    2013年至2018年期間,被告人李某某因債務糾紛等事由,單獨或伙同其妻子被告人劉某某實施尋釁滋事、非法侵入住宅、敲詐勒索等犯罪行為,李某某、劉某某分別被人民法院判處有期徒刑十年、二年。人民法院在審理過程中,了解到李某某、劉某某的四名未成年子女在劉某某被收監后,由劉某某朋友負責臨時監護,均出現不同程度心理問題。

    【處理情況】

    人民法院了解到四名未成年人的問題后,特向所在縣人民政府發出司法建議,建議妥善處理該四名未成年子女的監護、生活、學習、身心健康問題,縣政府收到建議后,由縣分管負責同志牽頭組織縣法院、公安、民政、教育、司法等單位召開專題會議商討、部署,對該四名未成年人的監護、生活、學習等問題進行妥善處理。該案件的處理取得了良好的社會效果。

    【典型意義】

    未成年人是國家的未來、民族的希望。保護未成年人是國家機關、企業事業單位、社會組織、未成年人的監護人等組織、個人的共同責任。本案雖不是涉未成年人案件,但人民法院在審理本案過程中,了解被告人未成年子女的情況后,及時精準地提出司法建議,在當地政府的共同努力下,問題得到妥善處置。本案司法建議的發送體現了人民法院關注、關心、關愛未成年人健康成長,堅決落實對未成年人實行特殊、優先保護的決心,同時也將撫養監護未成年人的“私事”,上升至新時代的“國事”,對倡導全社會共同承擔保護未成年人健康成長具有重大意義。

    (責任編輯:孫天藝)
    极品馒头小雪10p,欧美一级在线HD视频,日韩一级毛一欧美一级同性
    <tbody id="squqs"><nav id="squqs"></nav></tbody>
    <bdo id="squqs"><center id="squqs"></center></bdo>
  • <xmp id="squqs"><table id="squqs"></table>
  • <table id="squqs"></table>
    <table id="squqs"><noscript id="squqs"></noscript></tab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