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ody id="squqs"><nav id="squqs"></nav></tbody>
<bdo id="squqs"><center id="squqs"></center></bdo>
  • <xmp id="squqs"><table id="squqs"></table>
  • <table id="squqs"></table>
    <table id="squqs"><noscript id="squqs"></noscript></table>
    設為首頁 | |
    長安網群: 合肥 淮北 亳州 宿州 蚌埠 阜陽 淮南 滁州 六安 馬鞍山 蕪湖 宣城 銅陵 池州 安慶 黃山 廣德 宿松
     
    安徽長安網首頁>> 案件聚焦>>  
    案件聚焦
    妥善處理撫養糾紛 維護權益護娃成長
    稿件來源:法治日報社區版 發布時間:2022-07-25 13:02:58

    □ 本報記者  范天嬌

    □ 本報通訊員 王鵬

    父母離婚后爭奪孩子撫養權,物質條件與情感需求孰輕孰重?若是父母以各種理由互相“推卸”撫養,孩子的權益又該如何保障?

    近日,《法治日報》記者從安徽省合肥市廬陽區人民法院獲悉,自2019年至2021年,該院共審結267件撫養類糾紛,涉及直接撫養權歸屬、撫養費標準確定等諸多方面,通過在情理法中尋求平衡,切實維護未成年人合法權益。

    離婚父母拒絕撫養

    權益代表參訴維權

    家事審判中未成年人與父母產生利益沖突的現象并不鮮見,置身訴訟的未成年子女常常面臨起訴難、應訴難、意見易被忽視等問題。

    在一起變更撫養關系糾紛案件中,原告楊燕與被告吳剛于2019年協議離婚,離婚協議約定未成年女兒彤彤隨母親楊燕生活。離婚后,楊燕一直撫養彤彤。目前,彤彤已經上小學,楊燕與吳剛也分別重組了家庭并育有子女。

    楊燕稱,自己在合肥投資經營失敗,抵押了住房,還欠下許多外債,且因投資失敗患上抑郁癥,不適宜繼續撫養彤彤,所以訴至法院,請求變更撫養關系,判令彤彤隨父親吳剛生活。

    由于法院在開庭前了解到,彤彤父母均不愿意直接撫養彤彤,未成年人與其法定代理人產生利益沖突,遂決定引入未成年人權益代表人制度,與廬陽區婦聯協作,委派轄區社居委婦聯主席作為未成年人權益代表人參與該案訴訟。

    開庭前,未成年人權益代表人與彤彤進行了交流,了解了彤彤的內心想法。庭審中,未成年人權益代表人代彤彤表達了其內心的真實意愿,敦促楊燕、吳剛從孩子的利益出發妥善解決糾紛,給孩子營造一個健康成長的環境。開庭后,廬陽法院經審理作出楊燕、吳剛輪流撫養彤彤的判決,楊燕、吳剛均未上訴。

    記者從廬陽法院獲悉,該院與區婦聯、區機關工委聯合草擬《未成年人利益代理人制度施行意見》,在全省范圍內率先探索引入未成年人權益代表人制度。在未成年人與法定代理人有利益沖突或可能有利益沖突的情形下,由婦聯、機關工委選派具有一定經驗的工作人員,作為未成年人權益代表人參與案件調解和庭審過程,發表維護未成年人權益的意見,并作為法院裁判時的重要參考,讓未成年人聲音真正被聽到,權益真正被保護。

    家庭教育為愛發令

    依法帶娃令落有聲

    方芳與陳磊于2019年在民政局協議離婚,離婚時約定未成年女兒丹丹隨母親方芳一起生活。

    離婚后,一直由方芳撫養丹丹。此后,方芳以經濟困難,無力撫養婚生女,且患有焦慮抑郁癥不適宜撫養丹丹為由訴至法院,請求變更撫養關系,由父親陳磊撫養丹丹。

    在案件審理過程中,法官發現方芳和陳磊作為丹丹的父母,對撫養丹丹相互推諉,怠于履行撫養、教育責任。為此,根據家庭教育促進法的相關規定,廬陽法院向丹丹的父母發出《家庭教育指導令》,明確提出希望丹丹父母主動增進與丹丹的情感交流,關注丹丹的生活、學習和身心發展,切實履行撫養、教育之責。

    經辦法官表示,家庭是孩子的第一個課堂,父母是孩子的第一任老師。今年1月1日起,家庭教育促進法正式施行,將家庭教育這個“家事”上升為“國事”。

    落實家庭教育促進法實施是廬陽法院柔性司法的一項有力舉措。該案例是家庭教育促進法施行后,廬陽法院發出的首份家庭教育指導令,通過指導令責令“問題”家長依法帶娃。本案中,廬陽法院從自身職能出發,從具體案件著手,采取“一案一令”式發放有針對性的家庭教育指導令,確保每份指導令均為“為愛發令”“令落有聲”。

    物質條件并非標準

    孩子需求應為首要

    夏永與張倩于2002年登記結婚,婚后育有兩個女兒夏小花和夏小芳。此后,由于雙方感情破裂,夏永訴至法院要求解除與張倩的婚姻關系,并主張因其撫養條件優于張倩,故兩個女兒均應由自己撫養。

    張倩表示同意離婚,但認為大女兒夏小花已滿十四周歲,處于青春期,而夏永在與夏小花接觸過程中言行略有不當,不宜撫養兩個女兒。而且夫妻兩人分居后,兩個女兒也一直跟隨張倩生活,故要求兩個女兒均由其撫養。

    由于夏小花已滿十四周歲,征詢夏小花自身的撫養意愿后,其表示跟隨母親生活更有安全感,母親也有能力撫養自己,故要求跟隨母親生活。

    因夏永與張倩對兩個女兒的撫養權歸屬爭議較大,為妥善處理糾紛,充分保護未成年人的權益,廬陽法院委托心理咨詢師對夏小花、夏小芳進行心理輔導和評估。心理咨詢師從兩個孩子的成長過程及家庭環境進行專業分析,形成書面心理咨詢意見書,內容主要包括:孩子跟隨母親成長,對孩子的身心發展更有利一些,同時兩個孩子性格敏感且情感細膩,需要周到的照顧和理解,包括生理、身體和心理,母親撫養更有利于女孩子的健康成長。

    廬陽法院認為,直接撫養權歸屬的確定,其根本原則在于有利于未成年人的健康成長,實現未成年人利益最大化,物質條件的優劣并非唯一的評判標準,精神條件如父母與孩子之間、孩子與孩子之間的感情基礎及情感需求也是需要考量的重要因素。

    據此,法院作出判決,認定直接撫養權的歸屬確定,要從有利于子女身心健康,保障子女的合法權益出發,結合父母雙方的撫養能力和撫養條件等具體情況妥善解決。夏小花已滿十四周歲,具備相應的判斷和表達能力,對于夏小花的意愿應予尊重。夏小芳自幼由張倩負責生活起居及上學、放學接送,改變其生活環境可能不利于其成長且夏小芳亦表示愿意跟隨母親及姐姐共同生活,故夏小芳由張倩直接撫養更為適宜。雖然夏永的物質條件優于張倩,但撫養子女不能僅考慮經濟因素,還應考慮孩子的內在需求。綜上,結合心理評估報告,判決夏小花、夏小芳均由張倩直接撫養。

    放棄入職甘領失業

    申請降費難獲支持

    主動辭去主管工作后,以收入降低為由要求降低撫養費,能否獲得法院支持?法院的判決給出了答案。

    季朗與劉媛原系夫妻關系,婚后育有一子。兩人協議離婚時約定,婚生子由劉媛直接撫養,季朗每月支付撫養費3000元。

    季朗博士畢業后一直在銀行擔任主管職務,名下有多套房產。季朗向信托公司投遞個人簡歷,應聘區域副總,之后向原就職單位提出辭職申請并獲批準。然而,信托公司向季朗發放錄用通知書后,季朗放棄入職。合肥市勞動和社會保障局依規向季朗發放失業登記證。季朗領取失業登記證兩個月后,即以收入降低為由訴至法院要求降低撫養費。

    廬陽法院認為,離婚協議是夫妻雙方就婚姻關系解除、夫妻財產分割、子女撫養等問題達成的“一攬子”協議,對協議雙方均具有約束力。非經協商一致或法定事由,一方不得擅自變更或撤銷。為充分保護未成年子女的合法權益,離婚后不直接撫養子女的一方當事人以經濟狀況發生變化為由要求減少撫養費的,應提供充足的證據。若其提供的證據不足以證明其實際經濟狀況明顯低于離婚時的經濟狀況,且無力按照約定數額支付撫養費的,其關于變更撫養費約定的主張將不能得到法院支持。

    本案中,季朗失業的原因系主動離職,而其在主動離職時應對自身履行負擔能力有所認知。結合季朗的學歷、過往職業經歷以及失業時間,季朗暫時的收入減少,并不能證明其目前負擔能力明顯下降。另一方面,考慮到降低撫養費支付標準對子女的學習和生活亦有不利影響,遂判決駁回季朗的訴訟請求。

    (文中當事人均為化名)  

    民法典相關規定

    第一千零八十四條 父母與子女間的關系,不因父母離婚而消除。離婚后,子女無論由父或者母直接撫養,仍是父母雙方的子女。

    離婚后,父母對于子女仍有撫養、教育、保護的權利和義務。

    離婚后,不滿兩周歲的子女,以由母親直接撫養為原則。已滿兩周歲的子女,父母雙方對撫養問題協議不成的,由人民法院根據雙方的具體情況,按照最有利于未成年子女的原則判決。子女已滿八周歲的,應當尊重其真實意愿。

    第一千零八十五條 離婚后,子女由一方直接撫養的,另一方應當負擔部分或者全部撫養費。負擔費用的多少和期限的長短,由雙方協議;協議不成的,由人民法院判決。

    前款規定的協議或者判決,不妨礙子女在必要時向父母任何一方提出超過協議或者判決原定數額的合理要求。

    家庭教育促進法相關規定

    第八條 人民法院、人民檢察院發揮職能作用,配合同級人民政府及其有關部門建立家庭教育工作聯動機制,共同做好家庭教育工作。

    第二十條 未成年人的父母分居或者離異的,應當相互配合履行家庭教育責任,任何一方不得拒絕或者怠于履行;除法律另有規定外,不得阻礙另一方實施家庭教育。

    第三十四條 人民法院在審理離婚案件時,應當對有未成年子女的夫妻雙方提供家庭教育指導。

    老胡點評

    從本期案例中可以看到,離婚不僅牽涉夫妻雙方的利益,如果處理不當,將給未成年子女的教育和成長帶來極為不利的影響。

    在現實生活中,夫妻離婚之際既有相互爭奪子女直接撫養權者,也有相互推脫撫養責任者;既有雙方經濟狀況大致相同者,也有夫妻收入差別較大者。因此,在離婚訴訟中,司法工作者應當統籌考慮不同情形,堅持按照最有利于未成年子女的原則作出判決。

    未成年人正處于人格形成和身體發育的重要階段,心理狀態往往十分脆弱和敏感。因此,在考慮離婚夫妻由誰直接撫養未成年子女更為適宜時,決不能僅僅考慮雙方的經濟條件,而是應當綜合平衡各種因素,尤其應當把直接撫養人的品質、性格、責任心和心理特征等因素放在重中之重的位置上。

    同時,應當切實尊重未成年子女的意愿和選擇,對有認知和表達能力的未成年人,應當耐心聽取、分辨和判斷其真實想法,從中發現其真實愿望。惟其如此,才能真正把未成年人利益最大化的原則落到實處。

    胡勇  

    (責任編輯:孫天藝)
    极品馒头小雪10p,欧美一级在线HD视频,日韩一级毛一欧美一级同性
    <tbody id="squqs"><nav id="squqs"></nav></tbody>
    <bdo id="squqs"><center id="squqs"></center></bdo>
  • <xmp id="squqs"><table id="squqs"></table>
  • <table id="squqs"></table>
    <table id="squqs"><noscript id="squqs"></noscript></table>